洪荒之聖道煌煌
小說推薦洪荒之聖道煌煌洪荒之圣道煌煌
时光往前倒退一些,正当东华帝君开始逞威的时刻。
“很好,非常好。”
两位一直冷眼旁观的无上大能彼此对视,都露出了笑容。
“终于到了这一天啊……”一个大大的龙头,用力的喘着气,话音中有无尽的激动,“不容易……真的不容易!”
“周天星斗大阵,此刻合情合理的开启,可以镇杀作乱者。”
另一边,是妖族的天皇,天庭的领袖,“苍龙道友,现在要参与对东华的作战吗?”
“不……我不急。”苍龙眼底闪过凶残的光芒,“东华毕竟是太易,不好杀。”
“我要先去杀一个容易杀的!”
“红云!”
龙祖一字一顿,杀机沸腾。
这一天,他已经等了很久很久。
当时机到来,蓦然间他发现——自己多年养气的功夫,是那么的微不足道。
什么宽容忍让,什么和平相处……全是放屁!
只有快意恩仇啊啊啊!
苍龙是仇恨红云的。
当年,龙祖暴毙在罗睺手中,东华帝君为主要贡献,拉满了仇恨是不假。
但另外的方面,还有那么一位古神,同样是牢牢吸附目光,被龙祖惦念了很久、很久。
正是红云!
如果说,苍龙栽在东华手里,是技不如人,被人欺骗……纵使输了,也没有什么好不服气的,只能说自己眼瞎。
那红云?可就恶心龙了。
他捡尸!
趁着龙祖暴毙的关头,一跃而上,喜滋滋接手了苍龙掌握的水道权柄,鲸吞蚕食其所有市场份额……如此行为,简直就是补刀加鞭尸!
这是连东华都没干的事情,被红云做成了。
东华虽然心狠手辣,但各为其主,以摧毁龙族阵营为己任,天然立场相对,可以无所不用其极,看起来是内奸,其实是反贼。
红云嘛……就是装成忠臣的内奸,捅了自己大老板一刀,接收了他的公司。
事后算算,东华是短痛,尽管一时扎心,但痛过就完事了,没有漫长时光的官司纠纷。
红云?
直到龙祖借着巫族的大势,强力收回水道权柄前,可是一直努力纠缠不清!
长痛!
龙祖跟云祖之间,已经上升到大道之争的地步。
——主要还是水道的权柄太香了。
龙族的体系,逢水而活,江河湖海,繁衍扩散,离不开水的系统。
积水成渊,蛟龙生焉。
而红云?
这更看重水之道,视其为命根子。
积水成云,行云布雨,掌握对水之道的话语权,红云就能搞垄断——想要哪里下雨,哪里就下雨;想要哪里干旱,哪里就得干旱。
而失去了?
那就是个打工人罢了。
当个搬运工,却依旧被源头牢牢把握,连自己的独立都难以保证——云,由水而成!
水出了问题,云还想自主?
做梦!
这是一个死结。
只要红云还有点上进心,能染指到水道的权柄,都不会放弃希望。
且事实上,当年他也真的等到了机会!
苍龙刚一嗝屁,他就喜滋滋的去接班,整个过程麻利的,前后脚都没有超过一个时辰。
由此可以看出,其心智如渊,其心思深沉——
红云是明确知道,东华帝君有问题的!
否则,事发时也不可能那么利索——这需要平日里就时刻做好接班准备,只等东华坑死苍龙,做了打工人,自己再去接班。
对于龙祖,东华是要他死,红云是盼他死。
前者是出于战略目标的执行,颇有时效性,不会老跟着过不去。
后者……那真就是有事没事扎小人,求神拜佛盼龙祖倒霉了。
前者痛恨,后者恶心。
当然,不管哪个——
都不是好人。
但凡能找到机会,弄死这两个中的任何一个,苍龙都觉得自己挺开心的……这腰不酸了,腿也不痛了,一口气就重回青春、焕发光彩了。
何况是现在?
他可以一口气弄死两个!
不过,越是重要时刻,龙祖也越沉得住气。
他是个成熟的猎手,非常有耐心,十分的有理智。
先杀谁?
龙祖要先杀红云!
“先杀红云,容易打草惊蛇。”帝俊提醒道,“女娲再迟钝,都应该感觉到不对了。”
“我建议,你还是抓大放小的好……先集火东华,胜算或许更高。”
“不……”苍龙露出森白的牙齿,坚定本心意志,“红云,我能速杀。”
“而且杀了他,我还有额外的收益。”
苍龙有自己的理由。
都是清算私人恩怨,但也有区别。
杀东华,属于打压东夷势力,剪除盘古道路上的竞争对手。
而杀红云?这就是加强自己。
因为……风从虎,云从龙。
龙为水物,云为水汽,故龙吟云出,相辅相成。
红云心心念念龙祖的水道权柄……可龙祖又何尝不惦念,红云的本源?
龙祖道出隐秘——
他若得红云本相,点缀龙身,战力将有升华。
这也是曾经,苍龙会倚仗红云的原因……却不料是引狼入室,埋下了祸根。
如今,龙祖不倚仗了——得不到你的心,那就把你弄死,得到你的身子好了。
“我杀了红云,炼化其道果,战力会有小幅度提升。”苍龙对帝俊幽幽道,“彼时,再加入主战场,征伐东华,胜算也能更大一些。”
“如果可以……”
“我希望,我可以亲手击杀东华,了结那一桩陈年旧案!”
“是这样啊?”天皇微微颔首,“我明白了。”
“需要我掩护,甚至直接出手帮忙吗?”
“掩护就好,出手不必。”苍龙斩钉截铁的说着,“杀一个红云,还用不着群殴。”
“周天星斗大阵,略微遮掩一下我出手的动静,直到红云死亡时便足够了!”
“大道之争,由过往而始,在今日而终!”
龙祖缓缓站起身,威势开始无止境的升腾,有着撼动古今未来的气象。
“唔,对了。”
正当苍龙要雄赳赳、气昂昂的踏上杀云之路时,他忽然间又似想到了什么,跟帝俊商谈。
“帝俊道友,我想借你的名义一用。”
“哦?哦!”帝俊先是不解,之后飞快的明白了,“你在担心女娲?”
“算是吧。”苍龙淡笑,“虽然事情是怎么回事,大家心底都清楚。”
“但好歹明面上,还是要挂上层遮羞布,不适合直接撕破脸。”
“你帝俊杀红云,除奸臣,那是天经地义。”
“我苍龙,杀人族东夷的储君……这乐子就有点大了。”
“尽管我不怕,可现在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哈哈……”帝俊失笑,“道友却是好想法,就怕女娲到时候不跟你讲道理。”
“她不讲道理,那我也能不讲道理。”苍龙则是不以为然,“到那一步,就看谁更不要脸了。”
“我会怕她?呵!”
龙祖意味不明的嗤笑一声,身形逐渐虚淡下去。
行走在虚无间,跨越浩瀚的天地,他径直奔袭到红云古神所在的洞府。
此时,天庭对东华帝君的征讨,也不过刚刚开始。
“纳命来!”
龙祖低吼着,一巴掌就要拍出去,突然间愣住了。
“嗯?”
“人不在?”
苍龙先是身形顿住,随后扑入殿堂。
神念横扫间,却见此地已是人去楼空。
唯有殿堂中央的桌案上,摆放着一张便签,似乎主人家早已预料到了此刻的场景。
龙祖阴沉着脸,摄来便签,打眼一看,瞳孔倒竖,怒发冲冠。
“苍是个大煞笔……老祖我神机妙算,早已知你之伎俩!”
“想杀我?”
“我觉得,我起码能挣扎一小会儿!”
“若非周天星斗大阵开的快,让我措不及防,老祖我早就逃出去了,你连吃灰都吃不上!”
“现在,你猜猜我在哪?”
“慢慢找,别急哦!”
大大的嘲讽,无声无息的戳着龙祖的心。
红云古神,这是个很滑头的神。
见势不妙,他立刻就着手开溜!
要不是周天星斗大阵真的猛,东皇又是有备而来,从始至终都困锁天庭,而他又并非东华那样的强神,能硬生生劈开生路,只能在覆盖打击的范围里藏头缩尾的苟着……或许,龙祖真的是连吃灰都吃不上。
饶是如此,他也是第一时间潜藏,做一个伏地魔,争取挺过毒圈。
“竖子欺人太甚!”
龙祖怒哼,拳头握紧,便签化作了劫灰,飘飘洒洒的落在地上。
“你逃不掉的!”
苍语气森寒,转身就冲出了殿堂,似要开始一场地毯式的搜索。
——纵使穷搜天庭,也要把红云给揪出来!
待他走了。
那满地的便签灰尘,又忽然间自动聚集起来,再一变化,显化出红云古神!
只见他脸色苍白,赫然是元气大伤,却笑容满面,不无得意。
“苍,还是那么的好骗呐……老祖我胆大心细,深谙最危险的地方才是最安全的地方,又骗过了他一遭!”
“啧啧……老龙,不长记性呐!”
红云古神收敛着气息,开启了讽刺模式。
他笑苍龙智商低,被他玩弄于鼓掌中。
“唔,我这‘云无相’的手段,看起来可以继续开发,千变万化,随心而造。”
“今天骗过一条蠢龙,改日是不是能骗过一个笨盘古?”
红云嘀咕着,还有心情琢磨研究修行上的学术问题,对外面打死打活的情况很心大,满不在乎的样子。
毕竟,现在这里,应该已经是安全的地方……了?
“是吗?我很蠢吗?不长记性吗?”
突兀的,低沉嗓音响起,让红云整个人都是一僵。
他嘴巴闭上了,人沉默了,艰难的转身,却见到那很熟悉的身影。
苍龙!
他回来了!
不!
他就没走!
走的,只是一道幻身而已!
真身却隐藏,冷眼旁观红云的变身!
这波啊,这波是套路复套路,小丑竟是我自己!
“怎么样?”
“惊喜不惊喜?”
“意外不意外?”
苍龙冷语,与此同时脚步迈动,一种至强的道韵封锁了此方天地,成为一片遗世独立的时空。
再有星光垂落,封禁困锁,添上了一层保护壳。
“你……”红云古神面容逐渐爬上了苦涩的笑容,“唉,这回是我失算了。”
“没想到……真的没想到,苍你竟然学精了。”
“拜尔等所赐。”龙祖语气很平静,但平静的让人感到恐怖,瘆的慌。
“好歹是拿性命交的学费,怎么可能不长记性呢?”
“我不止长了记性,还融会贯通了呢。”
“然后……”
“一点一点的用到你们身上,感谢当年你们教会我的成长!”
龙祖一字一顿,血色的气息弥天盖地,这都是他的杀机、杀意!
“苍,你可不要乱来啊!”红云倒吸一口凉气,“再怎么说,我们现在不是有共同的敌人吗?”
“大家都是跟天庭对着干的,是吧!”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不是吗?”
“你想成大事,就要有容人之量,能广纳四方英才,可以千金以买马骨,不计前嫌……”
“你如此对盟友痛下杀手,将来谁还会跟你合作?”
红云吧啦吧啦的说了许多。
他觉得,他应该可以再抢救一下。
但,事与愿违。
“你说的有道理。”苍龙先是点头,表示认可,“我若杀你,太损声名。”
“狗咬人一口,人还能去咬狗一口吗?”
他话锋猛的一转,“可是……现在是我杀你吗?”
“错了啊!”
“明明是……帝俊杀的你啊!”
苍龙笑着,一层皮肤就爬上了他的体表。
他变了。
变成了妖族的天皇——帝俊!
尽管这层皮肤的添加,任何一个熟悉帝俊的大罗,都能轻松看穿;一旦出手,更是破绽百出……但苍龙也没真想着变成这位天皇,能糊弄过所有人。
正如他先前所说——
一层遮羞布罢了!
——大家看好了啊!
——是“帝俊”杀的红云,杀的这人族东夷势力的储君!
——跟苍龙没有一点关系!
——你们不要动不动就扣大帽子,说我苍龙有作案的嫌疑!
——怎么可能呢?
——我明明是在巫族里面,跟后土祖巫商量营救东华帝君的大事呢!
——莫要污蔑好龙,坏龙清白!
“呼……”红云眯着眼,分析情况,确定自己这回是真的没救了,长长吐出一口气。
死到临头,他反而镇静了,气度从容,不慌不乱。
“好吧,出来混,总有还的一天。”
“这回,是老龙你技高一筹,我认栽。”
“但下次……啧。”
红云说着,笑着,摇了摇头,而后主动出手,迎战龙祖。
他要决定自己的死法,死在冲锋的路上。
“下次?呵,我等着!”
“不……你没有下次了!”
苍龙不以为然,也出手了。
时光浓缩,刹那若是永恒。
超越时光者的征战爆发,他们打碎了时序,破碎了大道,击出了最超然的光辉。
千年、万年、十万年、百万年……
漫漫时光的征伐厮杀,对应到外界,反而不过是短短的片刻。
水道的权柄升腾,两任主人都与之有大因果,沾染的气息太浓郁了,也因此被苍龙针对着创造出最特殊的规则,只有唯一的胜利者能离开这片时空,打造出最惨烈的死斗台。
这,就是太易!
如果说寻常的大罗,玩弄权限,在规则的范围内,为所欲为。
那太易,就是打破规则,创造规则……无法无天无束缚!
面对这样的大能,哪怕是太初巅峰的古神,一旦入局,也只有黯然落幕的结局。
这是一场没有悬念的战斗。
“嘭!”
灿烂的烟花中,红云身躯爆碎成了血雾。
他依旧在战斗。
但无用。
再过一阵子,连他的元神都被撕碎成了千百万兆亿,拼都拼不起来!
而这,并不是终结。
苍龙说,要让他没有下次。
龙祖,说到做到。
红云真灵的感知中,最后是一只大手拍下,无边的阴影,覆盖蔓延过他的所有人生,最冰冷的格杀化,让他陷入永恒的沉眠。
什么时候、怎样的情况下,能恢复数据?
那……真的是要看脸了。
“唉……”
神生的最后,红云古神反倒是很看得开,不在意自己的生死与沉眠,只是看着龙祖的盖世战力,由衷的赞叹。
“这,就是太易的层次吗?”
“我追求了那么久的境界……”
“可惜,我没能踏进去……”
“不过,能死在这样的力量下,或许我的神生也值了。”
“修道一生,行道一世……幸哉!乐哉!”
红云带着最后的一抹笑意,就此落幕!
当他的意志崩溃,先天不灭的灵光彻底失去了灵动,道的玄妙不减,却再也不能主观的去改造世界……洪荒宇宙,都为之流下了血雨,哀叹他的逝去。
呜呼哀哉!
我大洪荒,再少一个高级打工仔矣!
每位大罗,都是巨大的财富。
尽管他们,总是从苍生黎庶那里各种占便宜……但是智慧上的贡献不虚。
且,还定时要被洪荒宇宙抽税!
现在好了。
挺尸期间,变成了植物人,不能为天地创造财富,也莫得缴税了。
可知道,洪荒宇宙的损失有多大?!
冷冰冰的血雨下着,是人道在哀伤,吹拉弹唱,深切的哀悼,希望红云能复活归来。
但,苍龙不会给红云立刻诈尸的机会的。
他面容冷酷,抬手一招,红云的本源、先天灵光,便到了手中,硬生生的炼化,成了一朵祥云。
云从龙……这一刻得到了证明。
人死了都不放过,继续发光发热!
“很好,很好。”
龙祖静静的感受着,杀了红云,他感觉很值。
祥云衬真龙,不是没有道理的。
咔嚓了红云古神,夺走其大道根基,他有一种蜕变的灵光在心中闪耀。
这很惊人。
要知道,他已经是太易的层次,是当世第一流的强者!
如今,又再往前进步……
“我现在比之女娲,估计差的也不远了罢……”
他嘴角一歪,睥睨无敌,意志跨越无穷时空天地,与在盘古圣殿中的化身重合,正面直视怒火熊熊的女娲。
战神归来!
龙王歪嘴!
从此刻开始。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请叫他——
苍·战神·王·龙!
“苍!”
后土祖巫直接掀了桌子,目光在燃烧,死死看着共工,都不掩饰了,直呼其名。
冥河都能看出问题来,她看到的只会更多。
“你在做什么?!”
她愤怒的咆哮,前所未有的失态。
“我做什么?呵……呵呵!我何须与你这妇人言说!”
苍龙飘了,他已经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