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掃把星
小說推薦大唐掃把星大唐扫把星
李元婴最近很诡异,频频往那家道观跑,也不进去,只是在外面蹲着,然后里面出来个老女冠,李元婴给她些好处,她就带着包袱进去。
这厮连走路都是昂首挺胸的,目光炯炯,一扫以往的人渣模样。
“这人变化也太大了吧?”
贾平安和李敬业蹲在小溪边,看着人渣滕哼着曲子回去。
李敬业回身,“兄长!”
快穿之位面商城 鱼饵猫
贾平安干咳一声,“闭嘴!”
那边有水潭,不深。
午夜的布谷鸟 梦花无落
有几个女子悄然而来,侍女挂上布幔,随后隐隐约约的……
李敬业脸上的青春痘越发的红了,“兄长,这都是官员的娘子。”
马丹!
贾平安想退,可除非是爬,否则一起身就会被那边发现。
到时候喊一声抓色狼,阿姐能活剥了他。
有妇人在唱歌,歌声悠扬。
“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
“兄长,是你的诗。”
李敬业的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
“你特娘的再看,信不信回头我告诉英国公?”
贾平安觉得这样不地道。
“你也在看!”
“我看个屁!”
贾平安心想就这身材,大长腿和娃娃脸碾压,连羔羊都能傲视。
二人蹲在那里,边上的小径偶尔有人路过,见状都笑了笑。
直至来了个……一脸冷笑的喊道:“你二人在此作甚?”
李敬业和贾平安窜起来就跑,身后的妇人在叫骂,“是谁在偷窥?打死!”
男子狂笑:“是武阳伯和李敬业!那两个小崽子,回头就打杀了他们!”
一个妇人从布幔上探头,呸了一口,“在哪?”
“早跑了!”
妇人看看左右,却不见人,就骂道:“就是你上官仪在偷窥,呸!”
上官仪一怔,“老夫哪里会做这等事?”
“不要脸!”
布幔后飞来了石块,上官仪抱头鼠窜。
跑了一阵子,就见上面两个年轻人指着自己大笑。
“武阳伯带着英国公家的小子偷看妇人沐浴,也不怕回头英国公大怒?”
上官仪马上就恢复了洒脱的模样。
贾平安说道:“我与敬业早就在哪了,什么窥看,淫者见淫罢了。”
“武阳伯好口才,一句话让老夫竟然无言以对,不过听闻你昨日在山下打伤了多名商人,好些人上山来哭诉,你好自为之吧。”
上官仪洒脱的超越了他们。
李敬业看了看他,“上官少监可是因爱生恨吗?”
上官仪皱眉回身,“此言无礼,何为因爱生恨?”
李敬业认真的道:“听闻上官少监曾召集了名妓为伴,随后请了兄长去作诗,结果自家作诗不如兄长,那名妓当场对兄长投怀送抱,上官少监从此就暗恨兄长,今日更是想污蔑兄长……这不是因爱生恨是什么?”
上官仪的面色青了一下,然后微笑道:“老夫岂会如此?老夫最喜奖掖后进,武阳伯这等诗才了得的年轻人,老夫恨不能他早日名动天下。”
我作诗不如你,但我辈分比你高啊!
上官仪一番话说的无懈可击,见李敬业愣住了,不禁暗笑。
他刚想走,李敬业一拍脑门,“以前时常听到有前辈为后进扬名,为何上官少监不肯为兄长扬名呢?”
你不是说自己是前辈,还喜欢奖掖后进吗?
那你为兄长扬名了吗?
没有,所以你是骗子!
这个逻辑呯的一声,就这么捶打在了上官仪的头上。
这个李敬业竟然这般装疯卖傻,如此难缠,早知道老夫就不该多话。
上官仪笑道:“老夫还有事,这便回去了。”
后面已经来了不少人,上官仪拔腿就走,心想你总不能强留老夫吧。
身后的李敬业扯着嗓子喊道:“上官少监,你可答应为了兄长扬名……哎!上官少监,你别走啊!”
老夫再不走就没脸了!
这等客套的话儿没人当真,可李敬业就当真了。
“兄长,我先回去了。”
李敬业撒腿就追。
“敬业,算了!”
贾平安觉得这样没意思。
可李敬业却一路追到了离宫。
“上官少监,你说了为兄长扬名,怎么扬名?”
“上官少监,兄长还等你为他扬名呢!”
“……”
上官仪要疯了。
“老夫知道了。”他回头苦笑,准备进宫。
“知道不行吧,还得做。”
李敬业扯着嗓子喊:“上官少监,不能言而无信吧!”
人无信则不立,那几个守宫门的都鄙夷的看了上官仪一眼。
卧槽!
老夫欠你的?
上官仪无奈回头,眼前骤然一亮,“英国公,还请管教令孙。”
“何事?”李勣也准备进宫。
李敬业说道:“阿翁,先前上官少监说要奖掖后进,喜欢提携兄长这样的年轻人,我就问他如何提携,他不肯说。”
就像是两家人遇到了,这个夸你家孩子学习了得,那个夸你家儿子帅气,要不回头结个亲,这等话听听就好,当真就是你傻。
可李敬业当真了。
李勣淡淡的道:“那便提携一下吧。”
英国公,你这是故意的?
上官仪满头黑线,回身轻轻抽了自己的嘴角一下。
叫你多嘴!
李勣跟在后面,上官仪放慢脚步,苦笑道:“就是和两个小子玩笑,令孙就较真了。”
“敬业实诚。”
那老夫就不实诚?
上官仪觉得这家祖孙二人都不厚道。
李治正在和长孙无忌商议事情,见二人进来就说道:“新罗那边派人来了,说是高丽集结了百济和靺鞨三家大军,正在虎视眈眈。”
李勣有些诧异,“高丽人不是才将准备攻打契丹吗?怎地又转去了新罗?”
“上次百骑说高丽联手百济和靺鞨对付新罗人,可仔细一盘算就觉着不对,高丽在打契丹,分身乏术。如今新罗使者都来了,难道这里面还有些大唐不知的情由?这也是朕不解之处。”
李治淡淡的道:“此事要查探。”
李勣想到的是百骑。
上官仪说道:“陛下,百骑不是安排了人在外查探,可令武阳伯来问话。”
李勣看了他一眼,心想这个报复可是来的又急又快。
晚些贾平安进宫。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陛下,百骑尚未回报此事。”
“那便催催。”
上官仪笑道:“百骑定然能不负众望。”
老家伙这还上了个眼药。
重生 田園 發家 記
不过这无伤大雅。
但此刻只能等候。
百骑的消息一直没来。
新罗使者每日都会蹲在宫门外,等着皇帝的召见。
“陛下!新罗对大唐忠心耿耿,求陛下伸出援手,再晚些……新罗就不复存在了呀!陛下!陛下!”
新罗使者以头抢地,怦然有声。
“可怜。”
褚遂良摇摇头。
贾平安在后面,今日皇帝召集议事,连他也来了。
殿内,李治板着脸,“新罗使者整日在外面嚎哭,驱赶不妥,不驱赶朕觉得不安,诸卿以为如何?”
褚遂良说道:“陛下,老臣刚进来时,就见到新罗使者在外叩首嚎哭,看着……可怜!”
网王不玩bl:本少爱上他
可怜……
长孙无忌皱眉道:“百骑去打探消息,可有结果?”
贾平安摇头,“百骑按期从辽东那边传来消息,若是发生大事,定然不会缺了消息。”
长孙无忌看了他一眼,“若是缺了消息……”
“只有两种可能。”贾平安严肃的道:“百骑派出去的兄弟都不是软蛋,但凡一息尚存,就会想方设法把消息传回来,可如今依旧没有,要么是来不及传出消息就被绞杀了,再有……”
“假的?”长孙无忌问道。
贾平安点头,“对,若是并未身死,唯有一种可能,新罗人在说谎!上次百骑搜罗到了高丽出兵新罗的消息,臣怀疑是新罗人故意放出来的。若是后续并未开战,百骑在新罗之人当会想办法把消息传递回来。”
李治沉吟着,“若是假的……大唐一旦出兵高丽,就会引发大战。”
“新罗人坐观二虎相争。”李勣目光温润,“高丽无奈,只能和大唐力拼。最终新罗得利。”
历史上新罗人堪称是脚踩几只船,把纵横家的手段用的炉火纯青,利用大唐远离半岛的劣势,不断忽悠,最终大唐灭了高丽,随即新罗人翻脸,把大唐驱逐出去。
我来了,自然不会让新罗人好过!
贾平安把这事儿想的很透彻,但此刻他是小透明,没有发言的余地。
褚遂良看了他一眼,“若是不出兵,新罗人抱怨离心……”
长孙无忌淡淡的道:“与大唐离心,他们若是这般做,那正好,大军一路扫灭过去!让辽东变成大唐的辽东。前汉时那里为汉四郡,大唐新设一道也不错。”
这话说的平静,可暗地里却是杀气腾腾。
这不是大宋的朝堂,这里的重臣们面对外敌威胁不会妥协,唯一的选择就是干!
都市雷电掌控者
莽过去就是了!
军方……
李治看向了程知节等人。
程知节起身,“陛下,老臣以为此事要等消息确切再定。但可先让将士们去辽东,及早适应那边的天气,等明年春季看看,若是真动手了,那大唐就渡过辽水,牵制高丽人。”
“诸卿……”李治看向了梁建方等人。
梁建方出来,“陛下,卢国公所言甚是,大军先集结在辽东,如此有事也能及时应变。若是要用兵,陛下遣了将领从长安快马而去,省事许多。”
李治看向了长孙无忌等人。
文武之间要协调好,否则朝堂上就会成为战场。
长孙无忌说道:“大军要去,也得等收成了之后再去。”
这便是府兵制的特点,不能长期派驻大军在外,否则国内的收成会受影响。
李治笑道:“如此就等收成了之后,再派兵去辽东应变。”
有本事高丽你就来攻打,不来你是我孙子!
这便是大唐版本的应对方式,自信的一塌糊涂。
高丽使者依旧在嚎哭,每日以头抢地,额头上永远都有一个包。
贾平安在百骑等着辽东的消息,看着很平静。
李敬业带来了最新的消息。
“阿翁说虽然连长孙无忌等人都在支持你的判断,但若是错了,你要承担罪责。”李敬业一脸肃然,显然是在模仿自家祖父的模样,“告诉小贾,一心为国,错也无惧。”
贾平安一脚踹去,李敬业蹦起来避开,然后爆笑。
“哈哈哈哈!”
这小子!
李敬业距离他两步远,“兄长,阿翁说在这等时候你无需担心被谁暗算,就算是褚遂良也不会针对你,否则不用长孙无忌,崔敦礼他们就能拍死他!”
他微微昂首,用一种很理所当然的姿态说道:“兄弟阋于墙,外御其侮!”
贾平安深吸一口气,“知道了。”
这个大唐,从开国内部就在打生打死,先帝的突然爆发破坏了局势,随即内部各种清洗。到了李治登基,他依旧面对着世家门阀的重重压力,双方尔虞我诈,都想彻底压制对方。
即便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当有外部威胁时,什么争斗都停下了。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争斗厮杀,但当外部威胁一起,多方联手,一起抵御外敌,这才是我心中的大唐!”
以后有太多的例子……外敌当前,内部依旧打成了狗脑子,灭国了,那些人依旧在埋怨彼此。
在那些人的眼中,国家和我等君子有屁的关系?我等只在乎自己能否碾压了政治对手,独霸朝堂。
所以,若是可能,那就让这个大唐更长久一些!
“兄长?”
李敬业伸手在他的眼前晃动,忧心忡忡的道:“你这莫不是神思恍惚了?我那阵子也是如此,后来下山去看了胡女甩屁股,顿时就好了。”
贾平安摇头,“不是这个。”
李敬业诧异的道:“兄长你看你脸色微红,这分明就是上火了,让你去看甩屁股你还不去,你常说人要坦率,可你自家却矜持,哎!也不知你何时能有女人睡。”
噗!
外面有人在爆笑。
贾平安满头黑线,“我有女人睡!”
“果真?”李敬业一脸惊讶,“谁?我想想,上次咱们下山,你说晚些来寻我,难道你去寻了女妓?啧啧!兄长,长安的女妓都愿意让你睡,你却矜持,山下的女妓这般丑,你却乐此不疲,你这可是病呢!”
啪!
贾平安忍无可忍,一巴掌拍在他的头顶上。
李敬业撒腿就跑,“兄长,你上次还说做人别忍,可你自家却忍的脸红!”
贾平安捂额。
程达和明静进来了。
程达身体微颤,明静一脸嫌弃,“竟然去山下睡女妓。”
“这等话也能信?”
贾平安满头黑线。
“为何不能信?”
明静振振有词的道:“男人不都是这样吗?”
“那你呢?”
明中官没了淡,不算是男人啊!武阳伯竟然敢挑衅明中官,这胆色真是杠杠的!
程达觉得明静下一刻就会蹦起来发飙,可明静却意外的冷静,“我心如止水。”
太平!
贾平安扫了她的凶一眼。
别的我能忍,你又想说我太平……这不能忍!
明静面红耳赤,准备发飙。
要开战了!
我是尿遁还是坚持?
程达在琢磨。
贾平安干咳一声,“百骑贷!”
明静瞬间萎了,强笑道:“武阳伯自然不肯去睡那些残花败柳,也就程达这等人才能干出这等事来。”
这事和我有啥关系?
程达躺枪。
前世欠债的是大爷,可此刻债主才是大爷!
贾平安心情巨好。
“武阳伯,辽东那边有消息。”
贾平安精神一振。
但这是军方的消息,直接送去了朝中。
贾平安在宫外等候,新罗使者蹲在那里,双目无神,脑门上一个包。
贾平安觉得好奇,就问了军士,“今日他没哭?”
“哭了。”军士一脸恻然,“说是泪水都哭完了,就只剩下了干嚎。嗓子也嚎哑了……”
这使者够狠啊!
但越是如此,贾平安就越觉得不对。
贾平安和军士在外面瞎扯淡,晚些朝中议事结束,程知节出来了。
“卢国公!”
程知节走出宫门,看了新罗使者一眼,“路上说。”
二人并肩而行,程知节低声道:“辽东那边说高丽人并未有异状。”
娘的!
此事怕是有鬼。
贾平安说道:“高丽若是要攻打新罗,定然会防备大唐出击,若是一切无异,此事就值得商榷了。”
程知节点头,“此事要看,不过新罗也不能撇开,你要知道,若是撇开新罗,大唐在那边就再无盟友,对高丽也少了牵制。”
这便是互相利用。
但很明显,大唐不着急。
新罗使者迅速改变了方式,第二天就站在宫门外大声的吟诵诗词,全是那等慷慨激昂的。
但李治不为所动。
“百骑的消息可来了?”
决策需要依据,现在大唐君臣都感受到了百骑的重要性,甚至有人建议增加百骑的人手,多给钱粮,让他们去外藩。
这话自然被李治漂没了。
“消息何时能来?”
寂天记
芥 沫
四剑说 换血魔衣
重生之填房
明静很是急切。
贾平安却慢腾腾的,每天该做什么就做什么。
“这天……看着像是要下雨的模样。”
贾平安站在外面,仰头看着天色。
“武阳伯!”
外面传来了包东的声音。
贾平安霍然回身。
这几日他派人在山下蹲守,但凡看到送消息的来了,就赶紧迎上来。
而今日就是包东带人去了。
包东拿着一个油纸包进来。
随后两个百骑架着一个兄弟进来。
“高丽如何?”
贾平安问道。
那百骑说道:“高丽那边正在与松漠都督府厮杀,高丽人战况不妙,松漠都督府占据了上风。”
我说了什么?
我就说新罗人不地道!
谁信了?
这下如何?
高丽人正在和契丹人大打出手,哪里还敢分兵去攻打新罗?
泉盖苏文抽了?
自然不能!
淦!
“还在打?”
明静一怔,“既然还在打,为何还想着去打新罗?”
程达微笑道:“新罗人是在哄骗大唐!”
三千综漫 匿友小尘
明静欢喜的道:“如此武阳伯的判断就是对的?”
程达点头。
这阵子朝中对此议论纷纷,连陛下都为之踌躇,唯有他近乎于固执的认为新罗人不地道……明静看向贾平安。
那眼神中带着敬意!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