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掃把星
小說推薦大唐掃把星大唐扫把星
卫无双收拾了东西,出了卧室,回身看了一眼。
我不是该一生都在宫中度过的吗?
她有些迷茫。
当年进宫时,外人说宫中富贵,可她却不喜欢。
諸 界 末日 在線
进宫之后,她有些茫然。被人调戏,随后一脚踹断了那人的肋骨,幸而被送到了蒋涵那里……
她在宫中看着那些人浮沉,有人得意洋洋,有人垂头丧气。
但几年后,不少人都变了。
得意洋洋的人垂头丧气,垂头丧气的人……勤奋的那些渐渐见到了希望。
她恍然大悟,原来人生除去命运之外,还得自己不懈努力。
但她不想努力。
努力做什么?
最多做到蒋涵这个地步,然后每日面对宫中的倾轧难以自拔。
她不乐意过这样的日子,所以只是尽力做事,但从不喜欢去表功。
她曾以为自己会这么一直过下去,直至蒋涵不在了,或是蒋涵倒霉了,她就成了宫中的一个孤魂野鬼。
但没想到时至今日,她竟然还能出宫。
那个小贼啊!
他为何喜欢我?
卫无双的眼睛眨动着。
“无双!”
几个相好的宫女来了。
卫无双笑了起来。
一阵恭喜后,她去了蒋涵那里。
蒋涵在忙碌。
忙的……整个人看着格外的严肃。
也许这样才是日子吧。
卫无双此刻才隐约感受到了蒋涵的乐趣。
“都出去吧。”
蒋涵把那些人赶走了,让她坐下。
冷艳的脸上破天荒的露出了回忆之色,“那年我进宫,心中想着定然能获得帝王的宠爱。可先帝很忙,忙着四处征讨,忙着朝政。
我渐渐心灰意冷,于是做事刻板,从不变通。谁知道竟然被老宫正看重了,把我带在身边。
无双,我说这些并非是炫耀什么,只是想告诉你,人一生会经历许多,不管是好坏,不管是顺境还是逆境,不管是得意还是失意,你唯一能做的就是……努力!”
……
卫无双缓缓走在宫中,身边的内侍嘀咕着,“武阳伯有才,还有钱,出去整日都是好日子,走出了宫中,切记别回头啊!”
卫无双看着这些往日熟悉到了不想看的宫殿和道路,甚至路边冒出了野草都唤醒了她的记忆。
——去年这里只有一株野草,今年却多了些,而且越发的茁壮了。
路人走不到的地方,野草就在恣意的生长着,直至宫中大扫除。
但大扫除之后,往往被拔掉的野草又会生出嫩芽,莫名其妙的。
这就是人生啊!
卫无双渐渐抬头。
那双大长腿越走越快。
皇城外。
“阿耶,你让开些!”
卫杰在踮脚看向里面。
卫英干咳一声,“慌什么?无双说今日出来,那定然就是今日出来。”
卫杰叹息,“阿耶,那车夫在嘀咕呢!”
为了接女儿回家,卫英令儿子去租了一辆马车,还花钱让车夫把马车清洗干净,就是要给女儿一个好心情。
“这是不知足!”
卫英回身,“怎地?钱少给了?”
那车夫一脸纠结,“郎君,这马……”
他指指地面,卫英一看,我去,拉稀了!
马一旦拉稀,基本上就别指望了。
卫杰怒道:“为何先前不说?”
卫英也很恼火,想到进宫数年的女儿,再好的脾气也忍不住了。
车夫想哭,“真不是作假,就是突然拉了。”
马一旦拉稀,首先体力会大幅度下降,弄不好能当场跪了,任由你怎么弄都起不来。
卫杰跺脚,“那怎么办?急切间你让我去哪寻马车去?”
“咳咳!”
边上有人干咳。
卫杰头痛,“阿耶,要不……让无双走着回去?”
“胡说!”卫英板着脸,“你阿妹这几年吃了大苦头,让她走着回去,你有脸?”
“咳咳!”
身后的咳嗽声再度传来,卫杰怒了,“谁啊?”
他回身,就见一个年轻男子站在那里。
“你谁啊?”
“那个……小贾?”
“见过丈人!”
贾平安上前行礼,卫英笑眯眯的道:“你也来接无双啊?”
贾平安笑道:“是啊!”
“你是……”
上次贾平安去卫家时,卫杰没在家,所以这是他们之间的第一次见面。
这是大舅哥啊!
“大郎,这是……小贾!”
卫杰一怔,“你……”
“叫我小贾!”
贾平安一番口舌,顺利的让大舅哥倍感亲切。
“这是……”
他看看马车。
卫杰恼火,“才将弄了马车,说是接了阿妹回家,可这马却拉稀了。”
袍哥人家,不兴拉稀摆带啊!
“这是小事。”
贾平安使个眼色。
三人站在外面,翘首以盼。
当卫无双包袱款款的出来时,卫英的眼泪出来了,“无双!”
卫无双绷着脸,“阿耶!不要哭!”
卫英点头哽咽,卫杰上前,“阿妹,你怎地又高了?”
卫无双看到了贾师傅,“我本来就高!”
“无双,拉车的马出了问题……”
卫杰觉得自己办事不力,很是羞愧。
卫无双诧异,“什么?”
卫杰,“马车没了。”
卫无双看着他的身后。
卫杰回身。
一辆马车就停在不远处。
贾平安微微一笑。
小贼!
卫无双看着父亲那泪水盈眶的模样,也难免红了眼眶。
贾平安没有跟着去,这等时候卫家一家子大概率会抱头痛哭,这时候出现的人都是恶人。
要成亲了。
阿姐坐镇宫中,媒人觉得自己竟然能揽到这等亲事,激动万分,每日都会来宫外请见汇报。
贾平安按照规矩在各种准备。
李大爷来了,看着新房嘀咕了半晌,然后假模假式的作法,最后满面红光的道:“夫唱妇随,百年好合。”
得!
有了李大爷的话,整个贾家都觉得前途无量。
杨德利过来帮忙操持,先问了酒菜,然后又问了傧相。
“平安,要挨打的,傧相万万不可弱,最好是能经打的。”
贾平安懵,“什么意思?”
杨德利成亲是左右邻居,所以动静不算大。
可贾平安这个却不同,还得去两家。
“要下婿。”杨德利愁眉苦脸的道:“女家不但会盘问你,还会乱棍打你,你这身板,我担心过不去。”
竟然还有这么一出?
贾平安毫不犹豫的选择了李敬业为傧相。
……
“李大爷果然牛!”
成亲的那天下午,天空中多有彩云,让人目眩神迷。
贾平安到了卫家。
一群妇人站在外面,有人喊道:“新郎来了。”
“赶紧赶紧。”
妇人们开始分发木杖。
卧槽!
贾平安一脸紧张,李敬业却满不在乎的道:“兄长安心。”
当先有妇人喝问道:“哪家的?”
贾平安拱手,“贼来须打,客来须看。报道姑嫂,出来相看。”
这是见面的套话。
那妇人问道:“君子来自何处?因何而来?”
贾平安说道:“本是长安君子,身为武阳伯,执掌百骑,故至高门。”
妇人再问,“既是高门君子,英才难得,来此何求?”
贾平安提高了嗓门,“窈窕淑女,君子好逑,特来迎娶我家娘子!”
“哈哈哈哈!”
一阵大笑后,李敬业在前,贾平安在后往里冲。
有妇人喊道:“女婿本是妇家狗,打!”
卧槽!
我是丈人家的狗?
贾平安边跑边腹诽。
木杖挥舞,前方的李敬业满不在乎的伸手格挡。
“哎哟!好大的力气!”
“这年轻人浑身硬邦邦的,打不动!”
“用力打!”
二人一溜烟冲了进去,不禁松了一口气。
“果然,丈人家都是龙潭虎穴。”
前方出现了几个妇人,福身后说道:“新郎可作诗。”
这是规矩。
从到了女方家大门处开始,新郎几乎是一步一咏。
一个妇人笑道:“我等都粗通文墨,新婿不可糊弄,否则今日别想接走新娘。”
李敬业让开,贾平安踱步上去,“其实……我真不想这样……”
卫无双在里面等候着。
“我的儿,那女婿还得要作诗,怕是还得半个时辰,你好歹吃些东西。”
母亲陈氏和嫂子赵氏在劝。
“我不饿。”
卫无双看着压根就没啥紧张情绪。
“哎!你进宫数年,家里也生疏了,都是爹娘不好。”
陈氏抹泪,卫无双叹息,“我吃就是了。”
她刚拿起筷子,就听外面喊道:“这……这是哪来的诗?竟然从未听闻,都是名篇。”
陈氏讶然,“什么名篇?女婿……”
卫无双的嘴角微微翘起,“他在外面号称诗才无双。”
半个时辰?听听,脚步声就在外面。
随即奠雁,之后就是催妆诗。
贾平安随口就来,女方木然。
“新娘上车了!”
卫无双被带了出来,她看了贾平安一眼,有些莫名的不安。
这个小贼,今夜会做什么?
上车后出去,有人拦截。
一群人在起哄,“没有好酒就别想过去!”
这叫做障车,实际上就是拦路索要好处,类似于讨喜钱。
贾平安令人给了好酒,众人散去。
再往后,这样的障车就一发不可收拾了,变成了勒索钱财的手段,不给够钱你就别想过去,渐渐演变成了类似于拦路抢劫的恶行。
贾平安看看天色,“无双,我去去就来。”
卫无双知晓他要去什么,就说道:“莫要急切。”
贾平安取笑道:“这还没进门,就开始管着夫婿了?”
里面冷哼一声。
贾平安策马冲了出去。
他本想分做两次迎娶卫无双和苏荷,可武媚却说不妥。
你今日娶一个,明日娶一个,目标太大了。虽然二妻并嫡时有发生,但贾平安毕竟是百骑统领,若是弄的大张旗鼓的,以后少不得会被政敌攻击。
于是贾平安就开启了自己的另一个身份:时间管理大师。
和卫无双家商议,请李大爷看吉时早一些,随后先迎了卫无双,再接着去苏家。
这次傧相换了尉迟循毓。
“打!”
依旧是一阵暴打。
尉迟循毓伸手格挡,但却没有李敬业那等宽厚的身板,被打的嗷嗷叫。
贾平安趁机冲了进去。
哥真英明!
苏荷在里面饿的嗷嗷叫,“阿娘,我要吃东西。”
蒋氏板着脸,“吃什么吃?今日要少吃些,否则晚上去了贾家还得吃一顿,你怎么吃得下去?”
“我能吃!”
不就是修炼吗?
我能修炼到地老天荒!
“新郎来了。”
苏荷的眼珠子咕噜噜转,趁着蒋氏开门查看的时机,飞快弄了几块干粮吃了。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蒋氏回身,见她鼓着脸,就嗔道:“要成亲的人了,不要生气。”
“嗯嗯嗯!”
苏荷等她转身,赶紧咀嚼。
“新郎……新郎把诗作完了。”
男方以势如破竹的姿态,令女方家的刁难无功而返。
奠雁,催妆……
苏荷被引了出来,回身看了一眼,伸手去抹泪。
“不要哭!”
蒋氏很头痛,“哭了不好。”
苏荷哽咽道:“哪有什么不好?”
贾平安来了。
苏荷泪眼朦胧,“武阳伯。”
蒋氏想吐血,“叫夫君!”
“夫君。”
苏荷被送上车时,突然就嚎啕大哭了起来。
哎!
女方那些妇人都跟着抹泪。
“这女儿就像是为别人家养的,养大了,出落的亭亭玉立了,就被领走了。”
苏荷一路哭,到了坊门那里就止住了。
“多谢诸位。”
在大唐,迎亲可以申请夜间出行,但贾平安依旧准备了些铜钱,那些坊卒顿时一阵吉祥话。
听着坊门在身后关闭,贾平安担心苏荷伤心,就掀开车帘。
苏荷鼓着腮帮子正在修炼。
“你不伤心了?”
苏荷点头,“吃了再接着伤心。”
贾平安绝倒。
这边绕路,晚些在道德坊外面和前面的马车相遇。
这等时间管理的能力堪称是顶尖。
“恭喜武阳伯!”
坊正姜融带着坊卒们拱手恭喜。
“回头去家里喝酒。”
贾平安笑吟吟的。
杜贺带着仆役们在大门外等候。
“两辆马车!”
我滴妈!
徐小鱼咂舌,“郎君真的娶了两个娘子。”
“闭嘴!”
王老二敲了他一下。
贾平安下马过来,杜贺迎过去,“郎君,新娘要足不履地。我铺设了东西。”
“没必要。”
贾平安随口说道。
什么意思?
杜贺不解。
贾平安走向了第一辆马车,“娘子!”
“嗯!”
贾平安掀开车帘,“娘子,进家了。”
卫无双看了一眼大门,低头应了。
“来!”
贾平安伸手,轻松的把卫无双抱了起来。
他就这么把卫无双一口气抱到卧室里,随后出来。
“娘子!”
苏荷掀开车帘,“好闷!”
“来,我抱你进去。”
贾平安一上手,才发现苏荷最近修炼的不错。
“我有些饿了。”
苏荷揽住贾平安的脖颈在嘀咕。
“晚些吃饭。”
两个女人,两间卧室。
“吃饭!”
两个新嫁女穿着嫁衣,有些不自在的出来。
月儿当空照,主卧之前,一张案几上摆放着饭菜。
“你我三人夫妻,此后当同案而食。”
三人坐下,贾平安坐一面,两个女人坐一面。
饭菜都是曹二精心做的,卫无双有些饿,但无心吃;苏荷却修炼的很是顺畅。
“吃吧。”
贾平安给卫无双夹菜。
这是大老婆,以后掌家要靠她。
吃完饭,洗漱完毕。
卫无双进了卧室。
她坐在床榻边,紧张的不行,当初进宫踹断人肋骨被抓住时,都没有这么紧张。
那个小贼会如何?
门开了,她浑身僵硬。
身边有人靠近,旋即坐下。
腰部被揽住,耳边有人轻声说话:“无双,歇息了。”
卫无双僵硬的点头。
夫妻解衣……
“腿好长。”
“好长腿!”
“你今日再踢夫君试试?”
“你不是很牛吗?你牛啊!你再牛啊!”
呯!
哎呀!
……
晚些,贾平安出现在了外面。
他看看夜空,暗道:其实海王的日子并不好过,至少腰子要好。
他推门而入。
“武阳伯。”
“叫夫君!”
“夫君。”
“夫君,我要修炼了。”
苏荷同样紧张。
贾平安缓缓走过去,“今日我便传你双修的奥妙……”
“双修?”
苏荷瞪着杏眼。
武阳伯果然学识渊博,竟然知道这些。
“是啊!”
随即就是解衣。
“武阳伯……夫君……”
“安心,这便是双修……”
……
清晨,三人起来,洗漱,祭祖。
随后贾平安带着二人去了前院。
“见过大夫人。”
夫人得是到了级别才有,可权贵家中不会管这个。
卫无双看了一眼主位上的贾平安,见他神色平静,不看这边,心中就是一松。
她跟着蒋涵历练了许久,知晓事情要管得好,掣肘不能多,不能政出多门。
贾平安此刻的默然就是表态:你只管施为。
她再看了苏荷一眼。
苏荷微微蹙眉,看样子身体有些不适。
她深吸一口气,“原先是如何,暂且如何。要紧的是人各有事,不可事出多门。一人管一事,办得好,那人赏,办的不好,也能寻到那人罚,而非有好处就争抢,有坏处就相互推诿。此乃立家之本,但凡有那等相互推诿的,不论对错,一律严惩。”
杜贺等人心中一凛。
原先贾平安管家就是无为而治,只要不犯大错就行。
可这位大夫人一开口就很犀利,先把人事定下来,谁的事就找谁,再想偷奸耍滑就难了。
全職 高手 番外
卫无双一番话后,起身,“妾身说完了,请夫君指正。”
这是最后的时刻。
贾平安点头。
众人一阵唏嘘。
老贾家家中从此就有了管事人。
而苏荷依旧在边上蹙眉,觉得晚上不能修炼了。
……
求票!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