詭異入侵
小說推薦詭異入侵诡异入侵
占先生跟柳大师虽然不算是特别亲密,终究是上下线的关系,对柳大师的尿性还是颇有些了解的。
知道这厮是个精致的利己主义者,凡事从来都只考虑自己的得失,为了达成目的不择手段,绝不可能考虑什么罪孽。
这就好比一个杀人不眨眼的魔头,忽然开口闭口阿弥陀佛,怎么看都觉得别扭。
“占先生,你别管我是伤天害理,还是吃斋念佛。我的建议,你认真考虑考虑。”
“我可以考虑提供一些情报,但我有个条件。”
“说说看。”
“我不管你这些情报用作什么,我希望这些情报暴露的时候,上头不会联想到我,不会查到消息是从我这泄露的。”
“这个你大可放心。”
“我最不放心就是这个。你真要跟上头翻脸对着干,你又获悉了那么多机密,上头不用猜都知道是我泄露的啊。”
“谁说我要跟上面翻脸?谁告诉你我要公开跟上面对着干?”
占先生彻底懵逼了。
你不跟上面翻脸,也不跟上面公开对着干,那你要是干啥?你做这些的意图何在?
占先生忽然脑洞大开:“老柳,难道你也是双料间谍?你也一只脚踏两条船?”
江跃神秘一笑:“我怎样你不用考虑,总而言之,情报到我这里,既不会泄露你,也不会暴露我。当然,如果是你自己那边掉链子暴露了,那却怪不得我,你只能怨你自己无能。”
“我这边不可能暴露,我一向谨慎,上头对我极为信任的。”
江跃却诡异一笑:“我却对你不太信任,所以……”
说着,江跃手中一晃,多出一枚灵符。
这灵符江跃不是第一次用,江跃对余渊也曾用过。
利用灵符,建立血契,操控对方。
只要对方有一点异心,江跃可以直接催动灵符,摧毁血契,让对方在短时间内血气沸腾,血脉枯竭而死。
这东西不是什么伟岸光正的玩意,用在占先生这种人身上,却是正好合适不过。
这玩意不仅仅可以掌控对方生死,而且还能起到追踪作用。只要对方还活着,血气还在运行,就算千里之外,同样也能锁定位置。
所以,一旦建立血契,就算逃到天涯海角,也压根逃脱不得。
占先生见这灵符上面画满了奇奇怪怪的符文,看上去就让人心烦意乱,头晕目眩,知道这东西只怕有些邪性。
“老柳,你要做什么?”占先生面露恐惧之色。
江跃笑容和煦:“占先生,放心,不会很痛,就跟针扎一下,一眨眼就过去了。”
占先生脑门出汗,心中无数麻麻批闪过。
末世穿越之长生 烟月寒尘
我说的是怕痛的事吗?我问的是你想做什么好吧?
“占先生,别这样看着我。你知道的,我这是救你性命。要我饶你性命,咱们就得建立信任。我对你的人品没有什么信心,那么建立信任的方式,只能是建立血契。只要血契建立,你在我这里的信任度就是百分之百了。你看多么简洁明了?”
血契?
这俩字光听着就让人不寒而栗。
占先生很想挣扎一番,可这五花大绑的状态让他根本没有挣扎的余地。江跃在他那只受伤的耳朵一点。
沾上了一滴血迹后,那灵符便在江跃徐徐燃烧,就像火焰的精灵在江跃掌心当中跳舞。
江跃手指一点,占先生只觉得眉心一阵刺痛,随即一股热流直灌天灵盖而下,没入他的体内。
“好了。”
江跃拍了拍手,手指顺着眉心往下一划拉。
啪啪啪!
那五花大绑的粗大绳子,就跟蛋糕做成的一样,一节节全部断开,从占先生身上滑落开。
占先生只觉得全身一松,便恢复了自由。
占先生似乎也没料到,这么容易就恢复自由了。不过想到对方在自己身上做了手脚,他又感到一阵苦涩,一阵担忧。
他很清楚,这些术士的手段诡异无比,一旦让他们在身上做了手脚,必然是后患无穷。
最可怕的是,这些手段,任何医学设备,先进仪器都检查不出来,可一旦发作,却比什么病症都恐怖,分分钟要人性命。
以前占先生就见识过老柳类似的杀人手段,只不过那时候,死的都是别的无辜之人。
他万万想不到,这种事有朝一日会落在他头上。
“占先生,命给你留下了,自由也还你了。该给出点诚意了吧?”江跃脸上始终挂着笑意。
只是这笑意在占先生看来,加倍让他觉得恐怖。
“珍惜时间啊,你诚意给得越快,就能越早去医院。说不定现在还能接回去呢?”
江跃将水果刀插着的那只耳朵凑到占先生跟前。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占先生一阵哆嗦。
“老柳,我说一件事,是我目前知道的最大机密。如果你不信,那我也没办法。”
“我上次无意中偷听到,组织在星城秘密建立一个实验室。”
实验室?
江跃忽然想起上次云山时代广场,码头前阻击那些人,对方的子弹当中混有银弹。
那个时候,官方都还没有研制出银弹呢。
瓜田李夏
江跃当时就觉得奇怪,怎么一个地下组织,见不得人的势力,反而率先用上了银弹?
而代表官方的行动局,却反而还没用上。
当时江跃就感慨,地下组织的科研速度居然超过官方,简直是活久见。
现在看来,这个地下组织,或许早早就在为诡异事件做准备。
实验室的存在,正好证明了江跃这个猜测。
“实验室建在哪里?都做些什么实验?”
占先生摇头:“我只是偶然偷听到这个事,实验室具体在什么地方,只怕级别比我高的内部人员都未必知道。我更不可能打听得到。这是星城目前最高级别的机密吧?”
“那实验室从事哪些实验,你总知道吧?”
“这个也不太清楚,不过从我窃听到的情报来看,这个实验室的科研范围很广,而且搜罗了很多专家。在全国各地,应该都排得上号!上次绑架袭击那些觉醒者,好像就是为实验室准备实验品……”
“哦?你确定?”
听到实验室的消息,江跃并不觉得奇怪。这一切反而在他意料之中。
可是绑架觉醒者事件,跟实验室联系起来,这就有点超乎江跃的意料之外了。
“我非常确定。”
“听他们说,觉醒者的本质,其实是一种基因上的突变。所以,实验室要研究觉醒者的基因,提取觉醒者的基因组。好像,他们的终极目标,是通过基因技术,人工制造觉醒者,批量制造觉醒者,打造成战斗机器……”
“此外,我听说实验室还弄到了一批邪祟生物,通过提取它们的基因组,用于研制一批基因秘药。”
“什么邪祟生物?”江跃皱眉。
“就是前段时间星城行动局俘获的复制者,好像还有一头食岁者什么的。也不知道组织是通过什么手段,居然能从行动局弄到东西,当真是不可思议。这些基因秘药如果研制出来,那可真是无价之宝啊。听说那个食岁者,可以吸食他人的寿数来延长自己的寿命,真要提取出这个基因,成功利用,那岂非是等于长生不老?”
江跃听到这里,心头的怒火已经熊熊燃烧。
上次他就听罗处嘀咕过,星城行动局丢失了几头复制者,连那头食岁者的尸体也被偷走了。
以行动局那样严密的戒备,能偷走食岁者尸体,偷走复制者的人,绝不可能是外人。
说白了,千防万防,家贼难防。
那些东西失窃,还在闫长官倒台之前。那么说不准,这些东西就是闫长官监守自盗。
只是不知道那闫长官到底是那个势力打入星城行动局的内应,还是说他只是被重金收买?
不过这些已然不重要。
重要的是,这些邪祟生物落在了那个邪恶势力手中,他们正打算利用这些做基因实验。
这些实验若真是成功了,带来的冲击可不仅仅是星城,而是会波及整个大章国,甚至整个盖亚星球,彻底改变人类的命运。
占先生见江跃默默不语,还以为对方被这些消息震撼了。
当下忍不住劝道:“老柳,现在你该知道,组织背后的能量有多大吧?说真的,我们这是何苦呢?”
“怎么?你刚做了叛徒就后悔了?”江跃冷笑问道。
占先生苦笑道:“我还有得后悔吗?老柳,说到底,咱们都是一根绳子上的蚂蚱,叛徒不叛徒的,何必挂在嘴上,彼此都难堪呢?”
江跃却道:“除了这些之外,实验室还有什么实验?你先前说哪怕钢筋铁骨的超人,一枚小小的病毒就能搞定。难道实验室还搞了病毒研究?”
“这……”占先生有些犹豫,眼中明显闪烁着恐惧之色,似乎想到了什么恐怖的记忆。
“照实说。”江跃面色一沉。
“唉!我真不知道你打听这些做什么。我情愿不知道这些破事,晚上睡觉也少做几个噩梦。”
“你说对了,实验室是有病毒研究,而且他们还抓了很多活人去当试验品,其中还不乏觉醒者,那些人的下场……唉,不提也罢。”
连占先生这种铁石心肠的人,也有些不想提及,由此可见,这试验得有多么恐怖,多么邪恶。
“还有呢?”
占先生摇摇头:“我权限有限,这些其实都是各种旁敲侧击打听到的,本不该是我知晓的机密……”
江跃摆了摆手,示意占先生闭嘴。
一阵沉默后,占先生鼓足勇气:“老柳,我……我说了这么多,可以去医院了吧?”
显然,占先生还想着抢救一下可怜的耳朵。
“滚吧。”江跃挥挥手。
“是是。”占先生心头多少有点窝火,原本自己对老柳呼来喝去的,现如今一切都反着来了。
“你那几个手下,被我打发回去了。你回去最好不要问东问西,免得自乱阵脚,把你当叛徒的破事给暴露了。”
江跃当时是以占先生的身份打发走小赵等人的。
如果占先生回去一问,自然会发现破绽。从而会引发他对老柳身份的怀疑。
到时候,复制老柳的身份,极有可能被占先生猜到。
当然,就算暴露了,倒也无所谓。只要占先生生死掌握在江跃手中,他就不怕对方知道。
更何况,就算占先生猜到自己这个柳大师是冒牌货,可他也绝对猜不到自己真实身份是哪一个。
只要今后见他都以柳大师的身份,占先生就算知道这是冒牌货,只怕也得跟着装糊涂。
占先生走了几步,又有点担心,转过头来,小心翼翼问道:“老柳,你在我身上建立血契,不会定时发作的吧?”
“怎么?你怕我没事折腾一下你?放一百八十个心,除非你反水,我一个念头可以让你化为飞灰。平时不会有什么副作用,你该吃吃,该喝喝,该玩女人照样玩。”
“是,是,那就好,那就好!”占先生唯唯诺诺,战战兢兢下楼。
他回头问这个,倒也不仅仅是担心这个,他真正的担心是怕对方会翻脸不认人,转头就痛下杀手。
毕竟,老柳是豺狼之性,根本没有诚信可言。这边答应得好好,回头就翻脸的事,老柳经常干。
听老柳这口气,应该暂时是不会翻脸,不会杀他。
直到走出银渊公寓,占先生才稍微松一口气,只感觉到脊背都是汗迹,湿漉漉凉飕飕的一片。
江跃站在窗口,一直目睹占先生小跑着离开,朝不远处的一家医院飞奔而去。虽然操控了占先生,他的心情却一点都好不起来。
刚才占先生道出的这些机密,让他心头倍感压抑。
在星城某个隐蔽的角落,有这么一个可怕的实验室存在,这何止是对星城的巨大威胁?
若是占先生说的那些实验一一都能成功,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说到底,星城官方的动作实在太慢太松了。
占先生离开后,电梯从负一楼缓缓启动。
江跃也恢复了自身身份,站在楼道口,等着电梯上来。
电梯门打开,余渊手上夹着一卷东西,赫然就是那七面母幡。老董携带着母幡下楼,在离开地下停车场时,又丢弃在出口斜坡上。
余渊把它们带上楼,交给江跃。
老董的俩孩子,战战兢兢地跟在余渊身后,看到江跃这个陌生人,既好奇,又有些戒备。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